寫在前面:本文如果沒有看完整部「魔偶馬戲團」,可能很多地方看不懂,本文並不解釋劇情。

因為在 Facebook 上發了這篇→
才賀正二:「我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男人,是個年過三十歲還孤家寡人,連高雅一點的嗜好都玩不起的窮醫生。不過…至少我可以跟妳一起生氣、一起哭。」(From からくりサーカス,魔偶馬戲團)
所以有了一些感想,並且參雜了這部漫畫的心得。

我自己看過一些人,要的不是可以一起哭、一起笑的伴,他 / 她要的是「隨我哭、隨我笑」的伴,既然是「伴」,就是「一人出一半」,兩人都出了「一半」,才會是完整的「一對」。
才賀在海邊的洞中,向安潔莉娜這麼說,我看的時候是深受感動,安潔莉娜要找到可以陪伴她到永劫的人,而才賀要陪伴安潔莉娜到永劫以後;雖然這是漫畫,但是說的卻是一般人的道理。

可以相伴才是最好的,而不是單單要對方「伴自己」,感情都是雙向的,單行道的感情,永遠不會有結果,也就所以白金會說:「我是個200年間不斷被拒絕的男人。」因為他要的是法蘭西奴,一個不屬於他的女性,到最終雖然法蘭西奴接受了他,可是白金自己扭曲了自己,縱使遇到安潔莉娜、愛雷諾,他也不斷重複同樣的錯誤,因為他不是用自己的心去愛對方,白金到後來一直重複的是:「為甚麼你不愛我!」、「說你愛我!」這類的話,因為不能接受法蘭西奴、安潔莉娜及愛雷諾愛的不是自己,又用激烈的手段要得到對方,慢慢的從愛變成的單純的佔有,這已經不是愛情了。

如果因為對方不能接受自己而要求對方一定要接受自己,或是單純要佔有對方,那不過就是滿足自己私慾罷了,那不是愛,是侵佔!

白金到了最後,在衛星上說:「哥哥我錯了。」才真正知道自己在200年間做的事情都是一場空,因為強求對方愛自己是不可能的,人不是傀儡,不是創造了它,它就會聽從自己的命令;愛是發自內心為對方的,雖然這包含著為了自己,可是那不是絕對的、單純的佔有,而且包容、寬容對方,是為對方著想的。

白銀在教堂中對法蘭西奴說:「什麼鍊金術、什麼真理,我都不要!我要和妳在一起!」那是因為他看見了法蘭西奴博愛的心,放棄了完全利己的鍊金術,要與法蘭西奴共度人生;才賀在海邊的洞中,對安潔莉娜說:「我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男人,是個年過三十歲還孤家寡人,連高雅一點的嗜好都玩不起的窮醫生。不過…至少我可以跟妳一起生氣、一起哭。」都是從為了對方著想而說的。

白金雖然透過生命之水不斷轉生,可是他的生命在200年前就已經停止了,200年間不斷地(用錯誤的方法)追求愛情,到頭都是一場空,他已經迷惑,被自己蒙蔽了200年之久。
像白金一樣的人很多,但這也不是很不得了的事情,畢竟現實生活中不比漫畫,不會有可怕的自動傀儡,而白金那種模樣在折磨自己的人卻很多,當然,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灑脫的面對愛情,難免還是會遇到相同的狀況、類似的心情。
愛與恨,就差一點而已,不過就是翻個面,白金就是過於執著,以至於200年間都想不透為甚麼自己為這麼可憐,到了後來,白金在心中有的不是對法蘭西奴的愛,而只是固著在那種情境下的恨而已了;面對這樣的狀況如果可以冷靜,白金或許就不會一錯200年,但那也只是一念之間,轉念不成就越走越錯了。
創作者介紹
BM

Nate's Log

B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