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散文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下班時與同事在捷運上聊天,講到下面這些在關西家的事情,其實還有好多沒有講到,以前經常看到老鷹俯衝抓兔子、小貓的景象;還有國中朝會的時候,看到蟬被麻雀或白頭翁在天空追殺的景象;隔壁鄰居到石門水庫釣到兩公尺以上的草魚、鰱魚,當街分送的景象;或是停電時的晚上,街上被月光照得一片光明;騎腳踏車出門被甲蟲、獨角仙迎面撞上的感覺…等,有好多在上台北以後就慢慢忘掉的事情,不管離開關西多久都還是會想起。

這噗好多人反應都不一樣,很有趣啊!

 

BM★黃金獵犬 下班路上跟同事一起坐車聊天,說到以前關西家的螃蟹、蟾蜍、螢火蟲出現的時候,都是一整大群,多到走過去一腳一定會踩死十幾隻,沿路走過去,踩死上百隻是常有的事情;螢火蟲在夏天家門口就可以看到,拿網子隨便揮就可以抓到一堆,另外,獨角仙、鍬形蟲在旁邊的竹林、茶園就可以抓到。
2011-8-1 - 10:17AM

26 則回應 (回應此訊息)

  •  
    BM★黃金獵犬 同事說:「你用的單位都是一大群一大群,這麼多啊!」ㄟ…從小就習慣的,一大群一大群出現也不是我喜歡的啊~XDDDDD
  •  
    BM★黃金獵犬 小學時候關西電力不穩定,常常停電,夏天4、5月一停電就會有一堆螢火蟲跑出來,多到走路會撞到勒!XD

B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下轉自我的 Facebook :

說個小故事:

有次在某個不記得的地方,我與不記得哪個人的那個人聊天,提到某家店的某樣東西很好吃,那個人就不斷地說那樣東西是最好吃的,不吃的人的一定腦袋有問題,我聽了不以為然,但是我並不反駁那樣東西是好吃的,我說:「我不喜歡吃,因為裡面有蝦,我不敢吃蝦。」那個人氣急敗壞地說:「你怎麼可以說它不好吃?那是經過……」他說了好多的理由,就好像我不喜歡這樣東西就犯了滔天大罪一樣。

聽了好一陣子,那個人終於把話說完了,我才慢慢地說:「每個人吃東西都有口味的差異,我吃飯可以配醬油,那是我的習慣及喜好,沒有對錯。」我頓了頓繼續說:「你喜歡的那樣東西,剛好是我最不歡吃的,這不是我錯、也不是你對,這只是口味不同,僅此而已。」

那個人仍不能接受地說了:「反正你不懂吃,跟你說再多也沒用!」說完這句話後,往後的日子中,我遇到那個人只要說到有關吃的事情,那個人就會把我畫為「不懂得吃」的人,甚至還帶點敵視的味道。

上面是我在大學期間遇到的一個人的一個小故事,聽了以後有沒有覺得似曾相似?對於不同立場或是中間立場的人,是不是歸類為敵人比較方便?還是討論問題、分享資訊?當有人對於自己喜愛的事物提出相反意見,我們能不能坦然接受?因為那是民主的態度,對於不同意見的人能有包容的態度。

可能我拿這小故事來說,會有人反駁吃的東西無關緊要,跟民主不能扯上關係,而我說這是態度問題,藉此引申不會有問題。把「那個東西」比作政治態度,是不是也能夠對於別人的政治態度也能坦然接受?

有人就說了:「你遇到了別人反駁你,看你怎麼想?」好幾次我被這麼問,有次我就回問了:「你問這問題是因為不相信別人能夠坦然接受還是真的想要我是怎麼想的?因為這兩者問的態度不同、意義不同,我的回答也就不太一樣。」那次被我回問的人,不知道怎麼回答我,蹭了幾句話說:「你怎麼想,我哪知道!」

我當然可以理解那人不知道我在想什麼的原因,但我關注的不是這個,而是他這樣回覆的態度,那是一種不尊重、敵視、分別立場的態度,這樣的情形下難以繼續討論下去,因為已經把對方(我)當成是對手,像是辯論比賽中的對手,非要爭個輸贏不可,但我大多是站在討論的角度,就事情本身來討論,如果中間我認同對方的話法,我也毫不避諱,會直接告訴對方:「我贊成你的說法。」並且接著說:「但是你所說的其他部分,我還是覺得有點不能理解。」不過這樣經常兩面不討好,我不改變這樣的態度,因為我不是要去討好任何一邊。

大學時候,我經常這樣作,所以能與我討論事情的人不多,或說能看到我向對方道歉、贊成對方意見後,再加以說明我為甚麼贊成及我仍然有疑問或反對的地方,簡單說就是我很認真討論事情,我不當成是一般的聊天,因為這些事情當作聊天就沒有意思了,說說屁話可以,但那於事無補,還讓自己對事物的認識越來越往錯誤走去。

PS:本文無結尾。

B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萬芳演唱會照片

要不是 ROCO 約,我不一定會去這場演唱會,現場聽演唱的感覺很好,感覺滿不錯的,下次參加要站前面一點,我可以用 iPad 當小海報寫字給台上的明星~^++^

雖然紅樓河岸留言場地不是非常理想,但是感覺是很不錯的,有幾首歌很打動我,聽得很舒服。

ROCO 這樣說:「之前萬芳的演唱會沒有這麼 high 。」

我想可能是因為 7/6 是她的生日,心情比較不一樣吧?這種小型的宣傳演唱會很有意思,花費也不高,只要 500 元(預購,現場購票 600 元)就可以參加演唱會,紅樓這個地點也不遠,以後應該可以沒事就去玩~^++^


B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4451260638_9a757e2379_o[1]

睡前,把眼鏡放上床頭關掉大燈,開啟床邊的檯燈,然後就開始會胡思亂想。

經常會遇到一種狀況,有些人會為了朋友不顧一切相挺,我不太瞭解所謂的「因為她 / 他是我朋友,不論他做什麼我都相挺」這種行為。

小學時,因為在課本上、課堂上學到要對朋友忠誠,可以為了朋友付出,用個名詞來代表它—「義氣」。我發現事情不是這麼的簡單,朋友是我的同伴,可以和我一起玩、一起上下學、一起打電動及一起做很多事情,這些都是讓自己可以很高興的事情,但是在朋友遇到困難、與別人衝突時,該怎麼辦?老師說要為朋友兩肋插刀,我在實踐時發現了一個很大的問題,如果錯的是我的朋友、引起衝突的是我的朋友,我應該怎麼辦?因為「朋友」所以我就不故一切維護他嗎?這個時期,我醒悟到,不行!這樣不顧對錯挺朋友是不對的。

慢慢的,越來越長大,發現事情越來越不那麼單純了,朋友的關係也不如小學時那樣的簡單,經過好久時間的思考,我還是覺得朋友的事情不會是我的事情,我的介入不一定對朋友有很大的幫助,所以,我寧可只提供意見、提供支持,至於怎麼想、怎麼做,那就不是我能夠代替朋友做的,因為那是朋友的人生,不是我的人生,我不能、不可以也不夠資格去幫我的朋友承擔他 / 她生命任何大小的責任、事情,我認為「承擔是自己的事情」,朋友能夠做的是「提供支持及必要的協助」。

另一點,也是我會想到的,有人批評甚至罵我的朋友,我怎麼看待?

這問題很簡單,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個體與個體間會有交集,有好的也有壞的。有人批評我的朋友,那是我朋友與這個人之間的問題,而我剛好聽到了這件事情,我,應該生氣?應該反駁?應該為朋友捍衛他的名聲?

不!這些我都不會做!

因為每個人都是個體,個體間的交集有好有壞,批評的人與我的朋友可能因為很多種原因倒至於某種的衝突,所以朋友會被批評或謾罵,這些都不是我的問題,所以我不應該介入這樣的事情,而且朋友被批評、被罵,對錯不明的情況下,我不能對任何一方發表任何的言論;若是清楚明白雙方間的關係、問題,仍是一樣不予置評,因為那仍不是我的事情,這是我的基本態度。

而我是怎麼看朋友被批評的?

B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越討厭就越要瞭解,越是瞭解討厭的對 象就越知道為甚麼自己會討厭的理由,因為可以把為甚麼討厭說的 越清楚,或許在瞭解後就不討厭了或是更討厭,而不是一昧地用「感覺」去討厭。 瞭解自己為甚麼討厭,那就是「理性」。

這就是我的怪脾氣,碰到有不喜歡的事情我會想要把不喜歡的人、事、物弄清楚,我認為至少要能確實地說出為甚麼我不喜歡某樣東西,但是常常弄清楚以後,發現原本討厭的事情其實根本就不值得討厭,然後就釋懷了,經過越來越多次弄清楚自己討厭某樣人、事、物的原因後,慢慢地對很多事情不會馬上或是一昧地厭惡了。

有人說我這樣很奇怪,我卻認為討厭的事情卻不弄清楚,才事件奇怪的事情,很多人討厭韓國人,因為韓國人喜歡在運動場上做些小動作、因為韓國人喜歡剽竊別人的東西,甚至韓國人整型都可以討厭,我對韓國人本無厭惡之心,有時在新聞報導、網路訊息上得知一些有關韓國人令人討厭的消息,這樣的消息看得次數多了以後,我就開始思考「為甚麼要討厭韓國人?」這個問題,因為種種韓國人「不好」的消息嗎?仔細想想後,其實有些消息根本就是假的,我不需要為了虛假的事情討厭一個種族,不知道有多少人想過,這厭惡的是一整個種族,想想感覺還滿嚴重的。就算有些事情是真的,那也沒有必要討厭,那是另一個種族的文化,我們也有讓別的種族討厭的文化,實在沒有必要去討厭。這麼想了,我就沒有那麼討厭韓國人了。

很多事情都可以理性思考、冷靜分析,對於「討厭」這件事情也是一樣的,「我就是討厭某某。」是據簡單的話,人活著就已經有很多討厭的事情了,何苦讓自己「就是討厭」某樣東西呢?慢慢地「不討厭」是我用功的方向之一,若有做不到的時候,我都會用 Volcan 的思考來分析事情, Live long and prosper!


B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4415663878_26b6b48b90[1]

這是在我關西鎮上已經賣了很久的流動豆花車,車上都會放著音樂,音樂後就是錄製好的叫賣聲:「豆花!豆花!好吃的豆花來了!」這個聲音已經好多年了,從 3 歲搬家到這條街以來,到現在已經有 30 年了,老闆也從以前的伯伯換成第二代了,但是味道卻沒有改變過。

小時候,民國 70 多年的時候,豆花車老闆的爸爸挑著扁擔到處叫賣豆花,遠遠的就可以聽到「豆花~豆花~」的聲音,那時還有另一位叫賣豆花的小販,一樣挑著扁擔到處叫賣,可是那位賣了不久就沒有賣了。

國小時候,聽到「豆花~豆花~」的叫賣聲,還沒有看到人,我就催著媽媽快點去買了,我最喜歡的就是冰豆花,而且我只要,喔!是一定要加花生,而且加的不是軟軟的花生,而是一般硬的花生米。冰凍的有點 QQ 的豆花加上硬硬的花生,配著糖水一口吃下去,是我從小到大留戀的味道。

上大學後,我在台北所吃到的豆花都是入口即化的,可是,他的冰豆花有一點點 QQ 的,有一點彈性,用關西乾淨的水做出來的好味道,是台北沒有的。每次我放長假回家,一定要買個一碗來吃,寒暑假期間,只要聽到「豆花~豆花~」的叫賣聲,我都會拿著碗走過去,幾乎每一天我都不會錯過,就算是已經吃飽了早餐脹著肚子,我還是會買一碗來吃。老闆這時候已經不是挑著扁擔了,而是推著推車叫賣,因為天天買所以老闆都知道我的習慣了,所以老闆都會等我出來買才走開,常常我家住的這條街只有我買,他也會推著推車上斜坡來,還記得有次老闆遠遠看我走過去就說:「我有留一碗給你喔!」因為我家住的地方比較遠,推到這邊大多已經賣完了,但是老闆又知道我愛吃,都會特地留一碗給我,那時停了好感動,一直到現在我都記得這句話:「我有留一碗給你喔!」

後來,老闆退休了,換成兒子接手,手推車就換成上圖的車子了,叫賣聲也換成了預錄好的音樂加上叫賣聲用擴音喇叭放送,改變了這麼多,可是味道缺完全沒有變,剛轉換的時候,在還沒入口前,心裡還有一點擔心,擔心味道會改變,擔心從小的記憶就這麼地消失,但是在入口的那一秒,我的擔心都不見了,味道還在,我的童年回憶延續了。

在寫這篇文時,很高興地在網路上查到了在拍賣網站上也可以買到了,這真是讓我高興得想要大叫啊!在拍賣往站上寫著「【新竹關西石店尾】家庭式手工冷凍豆花一杯30元,當然不是一杯杯地賣,說明中是賣桶裝的,從小的回憶也延續到網路上了。

 

附註:

以下是豆花照片,或說是產品介紹吧!

B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這應該是 2005 年 3 月以前用 FM2 在家附近拍的照片,放在路邊的蔬菜是福菜,是用來做鹹菜的,當時為什麼拍已經不太記得了,可是我一直很喜歡這張照片,因為對我來說這邊有很多小時候的記憶。

小學時候,這個放著福菜的小花圃是鄰居爺爺在照顧的,上面有很多漂亮的花草,但是,有哪些花草我已經不記得了,留在記憶中最深刻的,就是每一年都會結果的百香果,又因為結果實都是在暑假,所以小學時暑假這邊就變成我「心中夏日圖畫」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鄰居爺爺經常照顧這個小花圃,那時因為好奇,也經常去看看這個小花圃有些什麼,但是都不敢去碰觸,只有在百香果結果的暑假,高高攀在架上的百香果,那綠油油的樣子看起來很清涼,底下搭配著不同顏色的花。

夏日的時節裡,每天都會有很多麻雀來這邊,所以除了花草還有很多小鳥在這邊嬉戲,因此熱鬧了起來。我與鄰居的小朋友們,有時會到這邊遊玩,是因為有時候這邊會出現一些讓我們「很感興趣」的「小東西」,這些「小東西」有蟬、筍姑(大竹象鼻蟲)、獨角仙及鍬形蟲等,因為這邊植物長得好,所以這些小東西愛在這邊流連,當然我們這些小朋友就跟著來了,但是常常會忘記這邊是不能上去的,可是那些小東西們又「吸引」著我們上去,所以啦!鄰居的爺爺就出來罵人了,我們一見到爺爺出來,就像被我們嚇跑的小鳥、小東西一樣的四下逃跑了。

B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