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新海 誠的第四部作品,上映好幾年了,不過我到現在才真正的全部看完,或許是因為心裡有疙瘩吧!一直到現在才把這部全看完。

劇情介紹及人物介紹部份,wiki 有相當詳細也不錯的說明了,恕我直接引用:

故事簡介[編輯]

時間是1990年代2000年代的日本,遠野貴樹篠原明里原本是同班同學的好朋友,自從小學畢業之後,兩人因搬家都沒有再見一次面。分隔兩地的兩個人,靠著書信往來保持聯絡,直到貴樹知道即將跟隨家人搬到鹿兒島,距離明里更遠的地方,於是兩人約定了再見面的時間。計畫好的行程,卻遇上了暴風雪。之後大家都長大了,各有各的生活,但對彼此的思念,一直留在心中。

故事有三個,分別是「櫻花抄」描述貴樹和明里的重逢、「太空人」描述在別人眼中的貴樹、「秒速5公分」描述之後他們各人的生活事情和貴樹內心的徬徨。

劇情[編輯]

本作品是由《櫻花抄》、《太空人》及《秒速五厘米》3篇短編故事構成。

櫻花抄(約28分鐘)

東京的小學生,遠野貴樹和篠原明里,青梅竹馬的朋友。小學畢業之後,原本與貴樹考上同一所中學的明里因父母工作關係突然要轉校至栃木縣下都賀郡岩舟町,在那之後只能透過書信聯絡。升上初中後的第一年冬天,因父母工作關係需轉校到鹿兒島縣種子島的貴樹,與明里在信中約定,於轉學前的數天乘坐火車前往栃木縣下都賀郡岩舟町車站見面,但是他們相約見面的那天,卻下起了大雪……

太空人(約22分鐘)

種子島的高中生-澄田花苗自初中以來就喜歡上了從東京轉校過來的同學遠野貴樹,卻一直無法說出口。花苗知道了貴樹要前往東京升讀大學後,打算將心意訴說出來,日本的探索衛星也在這段時間於種子島宇宙中心地發射...

秒速五厘米(約15分鐘)

遠野貴樹大學畢業後,選擇一個人在東京工作,但是不知道是甚麼原因,他的心好像被甚麼束縛了一樣。透過主角已成為大人的自問自答,描繪了心靈彷徨的點題之作。 最後貴樹終於在兩人錯身的平交道上領悟,回憶的十字路口只剩他還留在原地,對方已經離開了。終於他能瀟灑地轉身重新出發。

主要登場人物[編輯]

遠野貴樹遠野 貴樹(とおの たかき)配音員水橋研二
因父母親工作關係從長野縣轉學到東京的某小學3年3班原本體弱多病的男孩,在一年後,認識了從靜岡縣轉學4年3班的篠原 明里,因兩人興趣相同,而成為好友,在小六的春天,自己跟明里相約明年能夠一起看櫻花,然而,小學畢業之前,貴樹知道原本與自己考上同一所中學的明里因父親工作關係突然要轉校至栃木縣的公立中學,過了半年,在初中的夏天,初中一年級的他收到半年沒聯絡的明里所寄來的信,他以每月一封的次數來跟明里互相通信,升上初中後的冬天,因父母親工作關係需轉學到鹿兒島縣種子島的貴樹知道要轉到距離明里更遠的地方,與明里在信中約定,在轉學前的數天會乘坐電車前往栃木縣下都賀郡岩舟町車站跟明里見面,但是他們相約見面的那天,卻下起了大雪,導致電車晚點了四個多小時,直到到達目的地之前, 貴樹其實還未意識到對明里的愛, 那種愛意才隨著貴樹的焦急慢慢的浮現出來, 終於到達目的地時,他走下電車看到候車室裡依然等待在那的明里,兩人的喜極而泣,可是這種愛意累積到走到櫻花樹下吻明里時,才終於缺堤,貴樹亦透過明里的唇溫體現了愛究竟是甚麼,但是當天貴樹知道有可能以後無法再跟明里在一起,所以在隔天離開岩舟時他從心裡希望能夠守護她,轉學到種子島後,他與明里還繼續著他們的「筆戀」,直到大概是高一的冬天時,就沒有再收到明里的信。
在漫畫的最終話中,貴樹在櫻花盛開的公園中,與只身前來尋找他的花苗再次相遇。
篠原明里篠原 明里(しのはら あかり)配音員:第1話《櫻花抄》近藤好美、第3話《秒速5公分》尾上綾華
因父親工作關係從靜岡縣轉學到東京的某小學4年3班原本體弱多病的女孩,認識了同班的貴樹,因兩人興趣相同,而成為好友,在1992年的春天,自己跟貴樹相約明年能夠一起看櫻花,然而,在1993年因父親工作關係,原本與貴樹考上同一所中學的自己要轉學至栃木縣的公立中學,過了半年,初中一年級的她寄信給半年沒聯絡的好友,她以每月一封的次數來跟貴樹互相通信,升上初中後的冬天,她知道貴樹因父母親工作關係需轉學到鹿兒島縣種子島,而貴樹在信中約定,在轉學前的數天他會乘坐電車前往栃木縣下都賀郡岩舟町車站跟她見面,但是他們相約見面的那天,卻下起了大雪,導致電車晚點,但她依然在候車室裡等待貴樹抵達,當貴樹到達目的地時,她終於看到半年沒見的貴樹,兩人喜極而泣,當他們聊自己的初中生活時走到櫻花樹下,並在櫻花樹下吻貴樹,但是隔天明里為貴樹送行時沒有把她所寫的情書交給貴樹,最終明里與貴樹在岩舟町車站傷感而別,當貴樹轉學到種子島後,她與貴樹還繼續著他們的「筆戀」,直到大概是高一的冬天時,就沒有再收到貴樹的信。
澄田花苗澄田 花苗(すみだ かなえ)配音員花村怜美
是貴樹轉學到鹿兒島縣種子島某國中2年1班的女同學,對於從東京轉學來的同班同學遠野 貴樹一見鍾情,但卻一直無法說出對他的心意。而且,她和貴樹一起上同一所高中,但她在高三時的夏天知道貴樹畢業後要去報考東京的大學,所以想要把自己對貴樹心意說出來,卻發現貴樹的心裡一直沒有她,所以她忍住了,最終目送他搭往東京的班機。
在漫畫的最終話中,花苗在姐姐的鼓勵下,隻身來到東京尋找貴樹,但得知貴樹已經辭職了,因此沒能見到貴樹。失落之餘,她漫步來到貴樹曾經和其他同學提到過的一個櫻花盛開的公園,在這裡,她與七年未見貴樹邂逅了

引用出處:http://zh.wikipedia.org/wiki/%E7%A7%92%E9%80%9F5%E5%85%AC%E5%88%86

上面的說明相當清楚,也提供了漫畫版的介紹,可以多少感受到劇情中有點苦澀吧?

第一篇 櫻花抄

在「櫻花抄」中,貴樹與明里相約在岩舟車站,中間遇到大雪班車一再延誤時間,貴樹焦急的心情,不斷透過畫面及他的話傳達出來,在途中貴樹在販賣機前要掏出手時,口袋中要給明里的一起掉了出來,被風吹消失在月台,貴樹眼淚掉出來的那一刻,他焦急、難過及無助的心情像是決堤一般傾瀉出來;終於,見了面後,在小學時互相約定的櫻花樹下相吻,貴樹心中這樣說:

「那個瞬間,我彷彿明了永恆、心靈、靈魂這些東西,我覺得我們在十三年間彼此瞭解的所有的一切,在接下來的那一瞬間,卻是難以忍受的悲傷,明里的溫暖和她的靈魂,要如何珍藏、該往哪裡去,這些我都不知道。我很清楚這以後我們也不能永遠在一起;那巨大的人生、那渺茫的時光,這些都無可避免地攔在我們面前,但是,壟罩著我的那份不安,不久就慢慢消失,之後留下的只有明里柔軟的雙唇。」

貴樹沒有告訴明里原本要給她的信弄丟了,明里也沒有把原本要給貴樹的信交給他;貴樹知道兩人不會有未來,在那個吻的瞬間,悲傷的情緒湧上來,隨即被明里溫暖的唇掩飾過去,在這一晚兩人都知道,終究是要分開的,明里在貴樹上電車時,告訴他未來也一定要順利地過下去,這個道別表示明里跟貴樹一樣,心裡很明白。

開頭兩人小學時代兩小無猜的相處,一直到中學時相約岩舟車站途中的,新海老師不斷用兩人的信件內容告訴我們,他們兩人彼此的感情,而在貴樹赴約途中遇到大雪延誤,其中焦急、無奈的心情,讓人看了希望電車可以快點到達,這途中的鋪陳沒有用到「我喜歡妳」之類直接的方式,尤其貴樹掉了要給明里的信那一幕,眼淚差點跟著貴樹掉出來。

第二篇 太空人

貴樹搬家到鹿兒島縣種子島個國中後,仍然惦記著明里,在這裡他遇到了喜歡衝浪的開朗女孩—澄田 花苗,花苗在貴樹入學時就一見鍾情,每天會等著跟他一起放學回家,在一次回家途中,到便利商店買飲料時,看見貴樹拿著手機發送簡訊,花苗想著:

「遠野君不時地給誰發簡訊,那個時候我總是會不由自主地覺得,那簡訊如果是發給我的該有多好。」

在畢業前,花苗要準備對貴樹告白,放學回家的路上機車壞了,一起走的途中,花苗忍不住哭了起來,貴樹回頭問「怎麼了?」,花苗只是道歉說沒什麼,卻在心裡喊著「不要再對我這麼溫柔了。」這時正好遇到種子島太空中心發射火箭,花苗描述著那天的心情:

「拼命地、盲目地向著空伸展手臂,將那麼具大的物體升向太空,注視著那委如過往雲煙般漸漸遠去的東西;遠野君給人感覺與眾不同的原因,我終於有些明白了,與此同時,我也清楚地認識到,原野君眼裡沒有我的存在,所以,那天我什麼都沒說。遠野雖然很溫柔、很溫柔,但是他一直看著我的身後,一個更遙遠的事物,我對遠野君的那些期望,一定是無法實現的,就算這樣,就算是這樣,無論明天還是後天,或是將來,我一定還是無法自拔地喜歡遠野君。心中掛念著遠野君之際,我含著淚水進入的夢鄉。」

花苗常看見貴樹拿著手機發送簡訊,這一直讓她非常介意,不過這一篇的後段,貴樹拿著手機按著簡訊,打完後卻選擇不儲存:

「像這樣寫著沒有收件人的簡訊,到底是什麼時候養成的習慣?」

花苗不知道貴樹心裡的苦澀,我想花苗應該也感覺到貴樹並不快樂,雖然她眼中始終看著貴樹,但是她想著的是貴樹不會把焦點放在她身上,縱使每天都一起放學回家,每次貴樹都很溫柔地對待她,她還是在心裡喊著,不要再對我這麼溫柔了。

貴樹也知道與明里持續的這一段戀情,未來不知道如何,心裡也很徬徨:

「那真是一段孤獨得難以想像的旅程,在真正的黑暗之中孤身前進,甚至連一個氫原子都接觸不到,只是堅信著在那深淵中有世界的奧秘等著自己去探索,我們這樣究竟要持續到何時、要走向哪裡?」

新海老師藉著花苗對貴樹的感情,對比著讓貴樹對自己與明里兩人未來的那份不確定,讓分隔兩地的兩人的思念更苦澀了。貴樹應該不會不懂花苗的心情,只是自己心裡的那份不安,無法讓他正視花苗,花苗太清楚了,所以在決定告白的那一天、一起走在回家的那一天,才會忍不住哭了出來,喜歡一個人的心情,一定會知道對方對待自己的心情,花苗就是因為太清楚貴樹不會把心放在她身上,才說出:「不要再對我這麼溫柔。」我懂…

第三篇 秒速五公分

大學畢業後,進入社會工作,貴樹離職了,交往三年的女友想要復合,傳了簡訊給他,貴樹這時候想著:

「『我現在還是喜歡你。』交往了三年的女友在簡訊中這樣說,但我認為即使互通了一千條簡訊,我們個心也只能拉近一公分而已。總是這幾年裡,我很想向前邁進,想觸及那無法觸及的事物,儘管不知道那是什麼,我不知道這份勉強的感情,是從何處如何誕生的,我只能一昧地工作,等回過神來,日漸喪失彈性的心靈是如此傷痛,接著某天早上,我異是到過去那份刻骨銘心的感情,已消失得無影無蹤,我知道自己到了極限,於是辭去了工作。」

明里準備要結婚了,整理舊物的時候,想起了貴樹,貴樹也想起了明里;小時候分隔兩人的平交道上約定明年再一起看櫻花,到了長大時,相遇在一樣的平交道,貴樹回頭後,對面的人卻不見了。

這一篇並沒有快樂的大結局,貴樹與明里各自往各自的人生前進,縱使兩人回到相遇的那個地方,過去的時間也難以抓回。


 

新海老師敘述愛情故事就像是看一部輕小說一樣,每一分感情與每一分情緒,全都包含在畫面及角色的台詞之中。

櫻花飄落的速度是秒速五公分,可是心中的那瓣櫻花一定是永遠飄落不停的。

感想就在上面的三篇摘述中了……

創作者介紹
BM

Nate's Log

B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