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51260638_9a757e2379_o[1]

睡前,把眼鏡放上床頭關掉大燈,開啟床邊的檯燈,然後就開始會胡思亂想。

經常會遇到一種狀況,有些人會為了朋友不顧一切相挺,我不太瞭解所謂的「因為她 / 他是我朋友,不論他做什麼我都相挺」這種行為。

小學時,因為在課本上、課堂上學到要對朋友忠誠,可以為了朋友付出,用個名詞來代表它—「義氣」。我發現事情不是這麼的簡單,朋友是我的同伴,可以和我一起玩、一起上下學、一起打電動及一起做很多事情,這些都是讓自己可以很高興的事情,但是在朋友遇到困難、與別人衝突時,該怎麼辦?老師說要為朋友兩肋插刀,我在實踐時發現了一個很大的問題,如果錯的是我的朋友、引起衝突的是我的朋友,我應該怎麼辦?因為「朋友」所以我就不故一切維護他嗎?這個時期,我醒悟到,不行!這樣不顧對錯挺朋友是不對的。

慢慢的,越來越長大,發現事情越來越不那麼單純了,朋友的關係也不如小學時那樣的簡單,經過好久時間的思考,我還是覺得朋友的事情不會是我的事情,我的介入不一定對朋友有很大的幫助,所以,我寧可只提供意見、提供支持,至於怎麼想、怎麼做,那就不是我能夠代替朋友做的,因為那是朋友的人生,不是我的人生,我不能、不可以也不夠資格去幫我的朋友承擔他 / 她生命任何大小的責任、事情,我認為「承擔是自己的事情」,朋友能夠做的是「提供支持及必要的協助」。

另一點,也是我會想到的,有人批評甚至罵我的朋友,我怎麼看待?

這問題很簡單,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個體與個體間會有交集,有好的也有壞的。有人批評我的朋友,那是我朋友與這個人之間的問題,而我剛好聽到了這件事情,我,應該生氣?應該反駁?應該為朋友捍衛他的名聲?

不!這些我都不會做!

因為每個人都是個體,個體間的交集有好有壞,批評的人與我的朋友可能因為很多種原因倒至於某種的衝突,所以朋友會被批評或謾罵,這些都不是我的問題,所以我不應該介入這樣的事情,而且朋友被批評、被罵,對錯不明的情況下,我不能對任何一方發表任何的言論;若是清楚明白雙方間的關係、問題,仍是一樣不予置評,因為那仍不是我的事情,這是我的基本態度。

而我是怎麼看朋友被批評的?

很簡單,不是我的事情我不管!但是,因為是朋友,所以如果需要的地方我還是會提供意見與支持,可是要怎麼去化解這樣的狀況,不會是我的問題,我不會主動介入。

看起來我好像很無情?

當然不!

若是朋友,我提供我所能提供的支持,當然包括話語的支持及非語言的陪伴,我不慣於用感性支持我的朋友,那經常讓問題的本身變得複雜,既然是朋友就因為當個旁觀者,想辦法看清楚問題,思考自己能夠提供什麼樣有用的意見,觀察朋友在什麼時候需要什麼樣的協助,這才是有意義的事情。

不顧一切挺朋友?

我做不到!因為有可能會讓我陷於錯誤,而且,不一定要為朋友擋下問題,因為有時候陪伴朋友在人生遭遇一些必要的挫折因而成長,也是身為朋友應該做的。

朋友不是爹娘,所以朋友沒有互相保護的義務,但自願者不在此限。

創作者介紹
BM

Nate's Log

B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